荣耀

小米2.0来袭,雷军“怒怼”荣耀,红米品牌独立,重新定义千元机

nokibar

1942年11月10日,伦敦市府阿拉曼战役庆祝午宴上,丘吉尔发表了“The End of the Beginning”的演讲,丘吉尔说,“这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,而可能是开始的结束”,这话英文原文是,“Now this is not the end.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. But it is, perhaps,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”。

阿拉曼战役从1942年10月23日打响,英国的蒙哥马利对阵纳粹轴心国有“沙漠之狐”称谓的隆美尔,这是北非战局的转折点,从此德意法西斯节节败退,直到1943年完全逐出非洲。

2018年7月9日,小米上市的答谢晚宴上,雷军的演讲主题是,“小米新征程”。上市对小米来说,既是结束,又是开始。随着红米品牌以Redmi形象昭告市场,雷军所规划的“小米2.0”,初露端倪。

红米Note7,官方宣发是“重新定义千元机”、“死磕性价比”,同价位段中率先采用4800万超高像素旗舰相机,搭载2.2GHz的“满血版”骁龙660处理器,最低售价999元,并提供了18个月超长质保服务。

死磕性价比,也是雷军一直推崇的“逼疯自己,逼死对手”的决绝姿态的延续,2010年8月16日,小米第一款手机发布,定价1999元,2013年7月31日,红米第一款手机发布,定价799元。雷军从来无惧价格战,小米的成功,除了产品、品牌、渠道、资本等因素,很重要的一个是价格。

雷军在2018年做出小米硬件综合利润不得超过5%的承诺时,说了一句话,“利小量大利不小,利大量小利不大”,这是小米模式之所以成立的根本,他所推崇的“米粉模式”也是建立在“让利”交朋友的基础上,米粉与他交朋友,也因小米的实惠、实在,信任基础山,才有了小米生态链、小米互联网服务、米家、金融等生态的延展。

雷军说,“厚道的人运气不会太差”,厚道的另一面是决绝而残酷价格比拼,红米Note7的发布会上,雷军也一改温文儒雅的性格,频繁抛梗,狠怼“友商”,更放话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!

“我们的友商在过去几年也一直在模仿小米。说真话,性价比和友商无关,等我们一死磕你就知道,他们跟我们的差距其实很远”。雷军在后来的采访中也流露出他的“无奈”,雷军说,“我以前是悠着的。本质上大家都相安无事,友商子品牌怼了我五年,我从来没有回应过”,如你所知,雷军所怒怼的是华为旗下的“荣耀”。

小米的成功,引来了2012、2013两年的“互联网手机”热潮,不少传统手机公司也做起小米模式的新品牌,另起炉罩,如努比亚、ZUK、荣耀,这其中最为成功的当属华为荣耀。

华为的红蓝两军,有华为品牌和荣耀品牌,两个独立团队,而手机市场另一重要玩家段永平,也有VIVO、OPPO蓝绿两厂的竞争。对雷军来说,拆分小米与红米Redmi,也是个好的选择。

2013年至今,红米Redmi累计销量是2.78亿,是名副其实的“国民手机”。

红米Redmi的独立,与竞争有关,也可以说,与竞争无关。这一决定,只是雷军所规划的小米2.0的落子一枚,小米上市前后,雷军便开始了未来十年的战略目标,雷军把它称之为,小米2.0以及小米新征程。

仔细梳理小米在IPO后的几项架构调整与新举措,更能理解红米Redmi的坐标与意义。

2018年9月13日,小米发布了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,新设集团参谋部和集团组织部,改组电视部、生态链部、MIUI部和互娱等,一大批80后年轻高管走上前台;2018年12月13日,小米组织上新增了“中国区”,任命王川为中国区总裁;与此同时,小米在2018年8月22日,在印度推出新的智能手机品牌POCO,11月19日与美图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,小米获得美图品牌智能手机以及智能硬件产品品牌与运营授权。

2018年11月24日,小米发布了小米Play,这是小米品牌的一个新的品类,定位高品质入门手机;2019年1月4日,小米公司宣布入股TCL,两家公司也在2018年12月29日签署了战略合作。

Redmi红米的独立,还有件事,那就是前金立总裁卢伟冰将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兼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。

总结起来,小米2.0或者说小米新征程,无非几个方面:1、品牌独立做区格,品类不断细分;2、中国市场与国际化并行;3、手机核心战区之外,生态链渗透持续强化;4、以及最重要的,引入和培育更多人才,建立人才梯队。

2018年属于雷军的“大年”,除了小米上市,也是金山软件30周年。金山30周年的庆典上,雷军回忆了他的金山之路,总结起金山30年成功经验,他说了两点:金山有浓郁程序员文化,始终把技术放在第一位,所以能经历多个经济周期;有梦想有坚持,每个业务都脚踏实地,一步一步,人因梦想而伟大。

雷军在2007年淡出金山,也在2010年小米创业时同步回归金山,对金山进行了移动互联网的改造,他浓缩成五句话:包产到户、关停并转、放水养鱼、腾笼换鸟、筑巢引凤。

再造金山的五点经验,用来描述当下的小米2.0和小米新征程,异曲同工。品牌的独立、人才梯队建设,也是小米2.0的“包产到户”、“筑巢引凤”。

雷军将小米2.0称之为“手机+AIOT”。手机依旧是最重要的,2018年小米总共召开了245次质量讨论会,在10月26日提前两个月实现了出货量突破1亿台的目标,与此同时,小米的手机进入了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,在30个国家和地区进入市场前五,尤其是印度市场,连续5个季度保持第一。

手机是小米2.0的第一战场,也是小米IOT战略的基石保障,所以有了小米和红米Redmi拆分独立,以及小米投资或海外的,黑鲨、美图、POCO,多个赛道,全面发力。

红米Redmi独立后第一款Note7,“死磕性价比”的动机,也就不言而喻。金山30岁,历久弥新,雷军喜欢打持久战,也擅长打持久战,小米创业是2010年,现在不过8岁,雷军说,“我们要丢掉速胜论的幻想,对形势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误判,对竞争不能有一分一秒的松懈。我们既要目光长远,对5G时代目标笃定,并且积极提前布局;也要脚踏实地,在战场的每一处始终保持勇猛机敏,积小胜成大胜,一丝不苟地打好每一场仗”。

战略要忍,战术要狠。

2019年,雷军将50岁“知天命”,劳模雷军有两个爱好,一个是滑雪,一个是围棋,滑雪是顺势而为,居高临下,速度与激情,围棋讲究谋篇布局,胸有格局,步步为营。通俗地说,滑雪是活在当下,考验经验与直觉,围棋是活在明天,讲究战略远见。

雷军的“手机+AIOT”,如果是盘棋,那么多品牌策略,红米Redmi独立,只是棋局落子的金角与银边,小米2.0的新征程,才刚刚开始。如开篇丘吉尔所说的,“这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,而可能是开始的结束”。

(0)

本文由 诺记吧 作者:网络编辑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nokibar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